看完《邪不压正》,你也可以在家里摆两把“枪”

五步蛇 来自一起看电影 2018-07-15 14:00

这个人不懒,但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~

普通成员
抢沙发

摘要: 《邪不压正》海报站在日本地图前,姜文有些感慨。日本当时已可以绘制精确的地图,中国还不具备这样的能力,军力也很弱,“你根本还没看见人,就被炮打死了”。这种重型武器战争,与他在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里描绘的熟人社会内部的冲突全然不同。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,现代战争成为远程大规模杀戮,死亡

看完《邪不压正》,你也可以在家里摆两把“枪”

《邪不压正》海报

站在日本地图前,姜文有些感慨。日本当时已可以绘制精确的地图,中国还不具备这样的能力,军力也很弱,“你根本还没看见人,就被炮打死了”。这种重型武器战争,与他在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里描绘的熟人社会内部的冲突全然不同。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,现代战争成为远程大规模杀戮,死亡变成了遥远、不可感的事情。如斯宾格勒所言,空间透视与远距离武器制胜空间之间,存在着深刻的一致关系。姜文所拍摄的打群架,却是面对面的肉搏——骑自行车撞,拍砖,手拿钢钎⋯⋯那是见血的搏斗,皮肉开裂的残酷情形总能在战胜和战败双方心里留下情感上的震撼,无论是愧疚或是恐惧。最后,复仇变成了一场双方人数越来越多的滚雪球式壮大战斗,结果都拉上了共同的熟人,千钧一发之际和解了,打不起来。

让子弹飞》剧照

姜文的电影从来没有大规模战争场面,刀和枪是所有战斗可兹利用的武器。短刀出现在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中夏雨父母的抽屉里,那是一把类似大马士革刀的钢刀,用牛皮包着。刀也出现在《鬼子来了》的村庄中,善良的村民拿着菜刀杀鸡待客,在日本人的刺刀面前毫无畏惧感。枪是最常出现的武器,却也是令人恐惧的武器。《寻枪》里,警察马山一夜梦醒发现丢了枪,枪里还有三发子弹,“就是三条人命,如果一发子弹要两条人命,就是六条人命”。“要人命”的担忧和恐惧,让马山走上一条不寻常的“寻枪路”。这种恐惧,和日本人到来的村庄里,村民面对他们“杀不了人,下不了手”的恐惧,本质是相同的。《太阳照常升起》里,唐老师最终用一把猎枪瞄准了偷情人,镜头上出现扣动扳机、子弹爆炸的火焰时,枪的后坐力也推向了他自己,那是一个有着两个方向的动作,既向前,也向后。枪可以不射击,仅仅作为一种威慑、一种理念而存在,它有持枪者的道德。《太阳照常升起》里,持猎枪的人观察森林里的鸟,“弋不射宿,钓而不纲”,不打“搞对象的野鸡和孵小鸟的”;《让子弹飞》里周韵饰演的“花姐”,就是用两把枪表明了爱与死亡的关系。

周韵饰演的“花姐”

《太阳照常升起》剧照

一块板砖、一把刀和一支枪带来的恐惧,和一门炮、一颗原子弹、一艘航空母舰,或者远程导弹相比,谁带来的恐惧更大?在姜文的电影里,前者的恐惧才是刻骨铭心的,因为它如此近距离,带着情感与温度,也时刻审视着人性。反而,大规模杀伤性武器,在姜文的电影里成了想象中富有浪漫色彩、遥远的“虚构”。就如《一步之遥》里马走日开车带着完颜英驶过既像纽约又像柏林的街道,谈着“后浪推前浪”的男女关系,帆船与航空母舰之像的轮廓影影绰绰出现在街景中;也像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里对“二战”中攻克柏林的红军战士所感受到的狂喜的想象。在姜文的“照虚镜”里,诗意的情感,而不是政治理性主义占据了虚空之处,如同在他电影里融合得恰如其分的意大利歌曲《乡村骑士》一样。采访时姜文说,他对“娱乐至死”不感兴趣,对消费主义的生活方式不感兴趣。我当时还不能明白他这样说的含义,直到在英国历史学家艾瑞克·霍布斯鲍姆的《帝国的年代(18751914)》中读到了这样一段话。他问:“各国政权在以民主方式动员的群众心中具有正统性吗?”他自答道:“并没有创造出感情上令人满意的仪式和象征,只是发现和填补了一个自由时代政治理性主义所造成的虚空之处。⋯⋯传统的发明和这几十年间对大众市场、大众展览与娱乐商业的发现,并行不悖。‘群众心理学’成为热门话题。”这不是姜文希望看到的平庸。

《让子弹飞》剧照

《邪不压正》剧照

姜文电影的蒙太奇刻意打破现实的连续和线性叙事,充满被想象篡改的记忆和梦境的幻象。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里,夏雨旋转着望远镜,既看到了远在学校的历史课老师上厕所,也看到了米兰的相片,希区柯克式的偷窥,对象从他人的后窗扩展到了隐秘的自我世界。《一步之遥》则创造了“片中片”的嵌套结构,既有电影里马走日、完颜英的故事,又有周韵饰演的武六拍摄黑白片《刺杀马走日》,继而还有“马走日演马走日,真人演真事”的《刺杀马走日》拍摄现场,表演与现实、电影与真实历史的界限被打破了。许多看似不经意的素材里,常常有爱丽丝跌入兔子洞般的奇幻景象,各种时代、地域的符号交叠,有时让人“不知有汉,无论魏晋”。《一步之遥》里,完颜英的名字连起五代十国的历史,与北洋军阀时代形成一个历史的叠影;也是在这部影片里,一个形似廖凡的男人背影穿过秦淮河的歌声灯影,在露面时,那张脸又变成了美国特技师安蒂。这种交错时空与面容的流畅转换,总是在姜文电影里创造出一种如梦似幻的氛围,就像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里随歌声跳舞的夏雨转个圈脸就变成了冯小刚饰演的历史老师,前面一晃而过的女生挥着的那面红白蓝三色旗,后来插在了米兰照片的相框上;也像《太阳照常升起》里腾冲的湿地中,草地能漂着走,草顶加在徽式房上,希腊式的矮墙在山坡上,镜像漂浮在圆石头房子的空气中。梦境的迷离、跳跃,重叠和杂糅,在姜文的电影中俯拾即是。

《太阳照常升起》剧照

《邪不压正》剧照

物和风景也在诉说着故事,显示着日期,时间,历史,战争与和平。《太阳照常升起》里,1958年骑着骆驼的两个女人,从鲜艳的丹霞地貌走入了白雪覆盖的西北山区。从苏联人那里领取丈夫遗物的女人,抱着出生在铁轨鲜花丛中的婴儿,用“阿廖沙”的名字呼唤着逝去的丈夫,“他一笑,天就亮了”,地平线上跃起的红日就像8年后西北沙漠里爆炸的原子弹的光亮。那一年,苏联撤走了对中国制造原子弹的所有技术援助;遗物旁有一本翻得很旧的车尔尼雪夫斯基的《怎么办》。1976年,陈冲饰演的女医生头发湿漉漉,穿着露出内衣肩带轮廓的白大褂,食堂女生穿着露大腿的短裤,秘密等待着接起电话,听到心上人的声音,却都佯装被骚扰的愤怒。那一年,“文革”结束。

(本文节选自三联生活周刊2018年第28期)

点击下图  购买双枪造型陶瓷托盘

在《邪不压正》官方发布的电影海报中,几只大手压在一张老北平的地图上,在画面的正中间,赫然摆着一把手枪和几枚子弹,神秘感呼之欲出。在姜文导演的电影里,房顶、火车和手枪这三个元素已经成为具有强烈个人色彩的符号,绝不缺席且每有新意。

电影《邪不压正》的衍生运营方联合加拿大著名创意家居品牌IMM living用陶瓷复刻了海报上的那支手枪,设计了一款双枪首饰托盘,将姜文电影中这个经典的符号凝固成一份限量礼物,呈现给你。


点击下图  购买双枪造型陶瓷托盘

点击下图 了解好茶专家最新推荐

客服邮箱

service@lifeweek.com.cn

客服电话

010-84681972

(工作日 10:00-17:00)


▼点击阅读原文,今日生活市集,发现更多好物。




文章来自:三联生活周刊
更多头条易读文章:
有了这款懒人清洁神器,家里的清洁用品可以全扔了!
网友养了只猫,原以为可以管住家里一群哈士奇,没想到...
家里的旧牙刷别扔了,这样用可以帮你大忙…
家里的旧牙刷扔了?它还可以这样用!
泡一泡就干净,有了这款懒人清洁神器,家里的洗涤用品可以全扔了!

标签: 电影

© 2011 - 2018 weixinyid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