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童年的阅读记忆

小8趣闻 来自微信热点 2017-02-03 13:50

关注微信公众号:hi8684,更多趣闻精彩呈现,小8带你任性带你玩!

普通成员
抢沙发

摘要: “孩子一味地快乐算得上是健康地成长吗?一个孩子没有忧伤、没有悲痛、没有悲悯、没有感动,算得上是一个有质量的生命吗?”我爸是那个时代小城里为数不多,对小孩进行早期教育的人。那个小孩,幸运或者不幸,就是我。那时候的人都穷,而我爸专程去武汉,就是为了买一套《零岁方案》。长大之后我爸说起

关于童年的阅读记忆

“孩子一味地快乐算得上是健康地成长吗?一个孩子没有忧伤、没有悲痛、没有悲悯、没有感动,算得上是一个有质量的生命吗?”



我爸是那个时代小城里为数不多,对小孩进行早期教育的人。那个小孩,幸运或者不幸,就是我。那时候的人都穷,而我爸专程去武汉,就是为了买一套《零岁方案》。长大之后我爸说起这件事,眉宇间仍充满着骄傲。我还能记得那时我们住在爸爸的职工宿舍,甚至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,但墙壁上都是满满的。爸爸手抄的古诗和汉字,一页一页粘在墙上,家里所有的家具,上面都贴上了汉字。爸爸抱着我读古诗,形成了我幼儿时期最初的情景记忆。



我2岁开始识字、背诗,4岁开始学写字,5岁就可以自己阅读儿童读物。我不能武断地说早教好还是不好,但它毫无疑问为我开启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:阅读。记得有一年爸爸出差去成都,回来时两手空空,唯一给我带的礼物是两本故事书,妈妈骂他傻,但我想远方带回来的故事也许会更加精彩吧。


上小学后,自从读完第一本书开始(我已然不记得是什么书了),我贪婪的吸吮着所有可以读的文字,天文地理、经典名著、当代文学、儿童文学、以及家里上世纪的杂书:朝鲜战争、沈醉文集、塘鱼养殖、赤脚医生大全……书的内容对我而言并不重要,纯粹是因为想读,想知道文字里到底是怎样一个世界。那时候看过的书现在全然不记得了,但那种印象深深地留在脑海中,不可磨灭。



他们为我构筑了一个比我现在所处的更大更真实更复杂的世界。那里的人们性格有的像四季一样分明,有的像猫一样难以捉摸。那里有我居住的南方小城没有的高山、沙漠、海洋和岛屿,有我从未见过的白人黑人、印度人西班牙人,有我从未到过的地球之外。我还能够想起,第一次接触到宇宙概念、意识到地球只是漂浮在黑暗宇宙中的一个小小星球的震撼!那让我对天文无比迷恋,我知道了太阳系、水金地火木土,抬头仰望星空,寻找猎户座的踪影,脑海里总会有无数遐想。假设那时候有人愿意教给我更多有关星星的知识,我想我现在也许已成为天文学家了(笑)。


同时迷恋的还有海洋,海底是另一个美丽的世界,海星海马珊瑚,还有鱼群风暴,我简直沉迷在海底。好在儿童的注意力十分容易转移,下一本书开启的又是另一个世界:三毛的撒哈拉、伍尔夫的房间、鲁滨孙的荒岛、雷克雅未克的热泉、东京的雪……那是我的小小王国,我的秘密花园



我想早期的阅读经历,对一个孩子而言,既有开创性的一面,也有毁灭性的一面。他既能感受到文字的美,藉由文字之眼看到世界,足不出户亦能畅游无边无际的思想国度。但他也失掉了童年应有的纯真,也许会变成一个心事重重的“大儿童”,过早地阅读到人性的多重与复杂,感受到成人世界中的种种矛盾和冲突。他会丧失那种儿童的单一和纯粹,变得世故和圆滑。他也许会变得经常忧伤,因为他所知的比同龄人甚至父母更多,和他们的交流显得更加乏味,这可能会让他与集体格格不入。


但他也会有更为敏锐的观察力、感受力、想象力。他会爱上自然,对四时之景有更多敏感细腻的体悟。他会珍惜日出日落,他会爱上日暮时分,他也许会向往远行。他的青春期会变得模糊,因为他在阅读里已经经历过了,甚至经历过别人的一生,见过了出生与死亡,见过为人父母的烦恼。这些经历也许会让他失去对现实生活的敏感,或者让他更加敏感,会让他思考得更多,能够转换不同的视角,做出更多的尝试。但这些提前经历的事情究竟会给他往后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呢,我说不上。



这种成人世界和儿童世界的转换,会让他感到有些困惑。但我想书中会教他如何应对。就像安房直子写的《狐狸的窗户》:故事里狐狸把猎人的手指染成蓝色,用手指搭成窗户形状就能看到过去的回忆,当猎人把手上的桔梗花汁液洗掉之后,一切都消失了。阅读对他而言也像狐狸的窗户,把书放下,那个世界就消失了。这个忧伤的童话会让他意识到成人与孩子的界限,在这个界限里调整自己,顺滑地从这个世界过渡,与人交往相处。同时始终保持自己的赤子之心,永远保护自己的蓝手指。但这样很困难,比想象的还要困难,有时候他得不到理解、不得不与世界对抗,来保持自己内心的完整。


我想最安全的办法就是让他保持和同龄人一样的步调吧,这样也许会快乐一些。至少烦恼要少一些。



但就像写《草房子》的曹文轩说的:“孩子一味地快乐算得上是健康地成长吗?一个孩子没有忧伤、没有悲痛、没有悲悯、没有感动,算得上是一个有质量的生命吗?”我如今,仍能记起小时候脑子里混沌的忧伤,对远方对自然的敬畏和向往;站在灌满风的天台,看着远山和日落,心中充溢的那种无法言说的几乎要落泪的感动。记起那时候窗外的树林,半夜火车鸣笛的声音。记起小学时,某个无所事事的下午,读到书柜里,父母曾用在我的教育上的《零岁方案》时,无来由地感到心酸,并由此开始了对我的教育、对生命成长思考,对父母之心有了更深刻却更感伤的体悟。我现在去了很多的地方,真真切切地见过海洋、沙滩、飞机中的云层、深夜的大海、荒凉的沙漠和戈壁,那些童年的阅读记忆就这样从脑子里浮现出来,一一印证如同隐喻。



因此我还是坚持认为培养早期的阅读习惯对人的一生将有重要意义。我希望我的孩子,他善良并知晓人性,知晓人性中超越个人的普遍意义。我希望他热爱并敬畏自然,知晓人类命运的宏大叙事,形成自己的世界观。我希望他热爱生活,保持敏感,知道什么是美,知道怎么创造美。我希望他有自我意识,在人群中保持灵魂的独立性,能与自我独处……


我想这些阅读可以帮我带给他。

(本文图片来自网络)


本文为读者投稿。

如果你自认为是个码字奴,写得一手好文章却无处发表,欢迎给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微信投稿!

发送稿件至:zhuangao@lifeweek.com.cn

来稿请写明联系方式,标题注明“投稿+稿件领域”。

稿件字数三千字以内为佳。

一经采用,我们将提供有竞争力的稿酬,真的特别有竞争力!

期待你的文字。


⊙文章版权归《三联生活周刊》所有,欢迎转发到朋友圈,转载请联系后台


点击以下封面图

一键下单年度美食刊环球寻味记 ↓↓


 点击阅读原文,今日生活市集,发现更多好物。




文章来自:三联生活周刊
更多头条易读文章:
关于童年,有多久没有出现在你的记忆中
这里有一份关于童年的清单,请查收
美食|关于彩虹的记忆
花婆婆”告诉你,关于亲子阅读那些你不知道的事儿
关于广州的记忆,最浓墨重彩的西关风味,就是恩宁路

© 2011 - 2018 weixinyidu.com